美国华裔老翁绿灯时过马路 穿越“海上坟墓”

作者 全讯直播 来源 华人新闻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年07月16日

  5月6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纽约一位八旬华裔老翁日前在曼哈顿华埠绿灯下过马路时,遭同在绿灯下右转的出租车撞伤。

  受伤华裔老翁的代表律师指出,法律明文规定车辆应礼让行人,此类事故车辆负全责。警方亦表示,奉市警总局交通安全局指示,“行人路权法”(Right of Way Law)的执行将进一步变严,不礼让行人的驾驶将遭严惩。

孤帆环球航海第一华人翁以煊:穿越“海上坟墓”

翁以煊航行在南大洋上,海上涌如小山。

  根据市警五分局纪录,华裔老翁当时是在行人通行灯亮起时过马路的,而与老翁同向行驶的出租车当时亦是在绿灯下右转。肇事驾驶事发之后向赶到的警方表示,右转时没有看到正在过马路的华裔老翁。

  伍老汉事后委托黎保利律师楼提告索赔。负责该案的律师楼案件经理宋大维指出,转弯车辆礼让行人是交通法规中明文规定的,该案之中肇事驾驶一方毫无疑问应负全责。

  1980年,21岁的翁以煊在三伯父帮助下赴美留学。1991年,他来到美国西海岸的南加州,这里处处是桅杆林立的游艇码头。在这个旁人视作天堂的地方,翁以煊却开始对高度的物质文明产生了丝丝厌倦。“唯有湛蓝的大海吸引着我。沿着海岸,可以看到一连串高耸的山岛,于是我想要有一艘帆船,我要乘着它,随着和风慢慢漂洋过海,避开喧嚣,回归自然。”

  1992年秋,在经历过无数次的试练后,33岁的翁以煊买下了自己的第一艘帆船,33英尺长的“诺斯卡”。当时,正值经济困难时期的翁以煊为了凑够船钱,耗时半年,不惜举债5张信用卡。“诺斯卡”也没有让翁以煊失望,乘着它,翁以煊孤帆漫游海峡群岛(channel islands)。而加州帆友的口头禅就是:“谁若能帆遍海峡群岛,谁就能帆绕全球。”

  真正伴随翁以煊帆绕全球的“信天翁”号成交于1996年底,到手时是1997年。那时翁以煊恰好38岁。“其实这时我的目标已经明确:在40岁和千禧年之前下海远洋。”

  在“信天翁”号上,翁以煊花了近10万美元,为了保证环球航海归来后不必为衣食发愁,他还大力投资股票,直到亏到仅够航海所用才醒悟收手。那时,翁以煊需要面对的是一个二难命题:是老老实实继续工作赚钱补仓,还是不管不顾先“帆”了就走?“最终,我问自己,当我赚够了钱也衰老了的时候,也许可以依靠技术进步和花钱得到的服务,享受平静的航海,但那时已经没有拼搏没有激情,谈何梦想?”

  似乎是冥冥之中天注定,39岁生日那天,翁以煊的工程师工作结束了,这让他义无反顾投入孤帆环球的准备中。“自从有了‘信天翁’,逢人便说理想,但最终我发现,准备是无限的,时间是有限的。”当翁以煊领悟到了这一点,真正起航的时刻也就来临。1998年12月14日,他踏上征程,1999年的元旦,“信天翁”号进入墨西哥海域,如释重负地离开了南加州。

  无风困赤道,且读《红楼梦》

  现实总是残酷的,起航不久,“信天翁”号上发电的风车就被吹倒了;接下来,电子自动驾驶仪也坏了;过了一阵子,机器短路引起火灾。受困于瘪瘪的荷包,翁以煊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动辄换零件,而是不断修修补补,不过,这反而开发出了他作为一个人的潜能——后来,遇到大风大浪机器失灵,翁以煊也不会惊慌失措,“我早就对机器失去信心了”。

  其实事后回想起来,即便是搏斗也是乐趣横生。在格拉帕加斯,翁以煊错过了登陆点,淡水储备却不够了。翁以煊想到了黎明前的飑(气象学上指风向突然改变,风速急剧增大的天气现象,常常黑云压顶,伴随暴雨),又发现帆可以积水。但在风雨来临时,在颠簸的甲板上走动已经很困难,何况提着大桶装满水再提回来?他迟疑了很久,但生存的欲望唤出了无限的潜力和勇气。他把自己用安全带系好,匍匐前进似的蹭到桅杆下,战战兢兢地把着桅杆站起来,把大桶半挂半捆在帆杠下,接到半桶就得往回撤。如此奋战了几个早晨,淡水的问题解决了。

  另一个难题就是吃,远航久了,水果不耐久存,蔬菜也很宝贝。几个洋葱头,几个西红柿,小小的菜心和为数不多的葱姜辣椒,都是翁以煊的小宝贝,“东摸摸西看看,吃谁留谁跟选妃子一样费心”。在返程,翁以煊开始用红豆和绿豆来生豆芽,尽管豆芽最后只能长到十几毫米长,但拿一个在嘴里生嚼,嘴巴里有了新鲜菜味,“就像小孩吃到糖一样高兴”。

  根据关注交通安全的Streetsblog.org网站发布的报告,在纽约市发生的行人过马路意外事故中,绝大多数被撞行人并非因“闯红灯”被撞,反而都是在行人灯下过马路时遭不让行的车辆撞上。2013年10月法拉盛缅街发生的三岁女童廖怡君遭汽车辗死事故中,正是因肇事车不让行人、强行左转,撞倒并辗压了行人灯下和奶奶一起过马路的廖怡君,致其死亡。

  在华埠、皇后区法拉盛和布鲁克林8大道等纽约华人小区的许多路口,同一方向过马路的汽车和行人争道的情景屡见不鲜,因应这一危险状况,市交通局也在法拉盛缅街夹罗斯福大道路口、华埠格兰街夹包厘街等路口,专门设置了无论红灯绿灯都不得左转和右转的标志,最大限度地减少同方向人车争道带来的险情。(洪群超)

  可是,孤帆远洋,最难排遣的是心中的寂寞。何以解忧,唯有阅读。1999年3月帆过赤道无风带时,为了抵御无风带来的绝望,翁以煊开始重读《红楼梦》。“远帆过的人都有讲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大风大浪经历,但最可怕的环境还是没风,有风就有希望,没风帆船就失去了动力,就是绝望了。”那时,天海一片宁静,但绵延不断的长波却使船不断摇摆,为了摆脱摇摆带来的困扰,翁以煊白天捧书阅读,晚上合书冥想,把金陵十二钗与过去的女友一一对照,想象她们对自己冒险出走的反应。终于在1999年4月2日,乘着漏出的风,“信天翁”号蹭出了无风带,“生命复活了的感觉真是太美了”。

  转载注明:文章均为婚姻蜗牛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ywns.com/hrxw/8238.html